首页 >旅游

揭秘魅族二号人物白永祥跟黄章顶牛的人

2019-05-15 05:19:05 | 来源: 旅游

在珠海魅族总部,白永祥在办公室里接受了腾讯科技的专访。看起来与黄章年龄相差不多,自称70后的白永祥看上去有些疲倦,但熟悉他的人都说,这几年他没有甚么变化。接受完采访后,他还要召集人马为即将举行的新品发布会做新一轮讨论,由于这一次他仍然要主持整场活动。

与很多科技公司高层不同,工程师出身的白永祥在办公室的布置上显得格外简单。办公室里没有高大的书柜和办公桌,只有一个小架子上面放了一些茶叶。房间里精细的就是茶几上的一套茶具,但劳碌的白永祥口渴时依然选择了瓶装水。只有黄章到来的时候,他才会摆弄那些茶具。

在过去几年,白永祥一直在头衔上顶着魅族科技CEO的名号,处理着黄章退出后的公司平常管理工作。从2011年2013年底,魅族开启了Android时代,发布了MX系列产品和Flyme操作系统,拓展了运营商、电商和线下渠道。速度之快,使人侧目,但对白永祥来说,这些并不及2014一年时间变化大。

这一年,魅族公司的精神黄章回归。这一年,魅族的办公区域迅速扩张。这一年,魅族在市场的表现上更加激进,也更加富有争议。曾经忙碌的白永祥,如今更加得忙碌,不愿透露年龄的他,说今年忙起来更加High。他说,所谓High,是魅族整体更加积极的心态。

在外界看来的可能发生的诸多宫斗剧,仿佛并未发生,黄章和白永祥之间也许有争执和交锋,但他们仍然将共同打造接下来的魅族十年。白永祥说,我也是魅族的创始者之一。

谈调整:黄章定战略

接受腾讯科技专访的时候,已是白永祥被任命魅族科技总裁过后5个月的时间。自从黄章以董事长、CEO等诸多头衔回归魅族后,白永祥的身份也几经变化。后者从CEO到高级副总裁,再到总裁,外界看来如过山车般的命运,但在白永祥眼中他的工作职责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与供应链沟通就是他一直坚持的工作之一。

今年魅族成立了两个委员会,分别负责战略和经营,前者由黄章牵头,后者白永祥负责组织。我们有一个战略决策委员会,董事长CEO他(指黄章)是主要决策者,还有一些高管们是参与者。我们还有一个经营管理委员会,公司负责运营的,还有人力资源的头、财务的头都到这个委员会里面来。我在里面类似组织者,主要负责公司更多的平常运作。

在每个月财报出来的那个周日,白永祥就要组织经营委员会开一个时长为一天的会议。这是例行的工作,就是来看一下发生的事情和未发生的事情,公司的运转情况。

MX4的发布会刚过去2个月,新品MX4 pro版即将发布,按照黄章的计划今年的新品少还会有一款。这对习惯了每年发布一款机型,甚至曾创造一款机型连续销售14个月的魅族和白永祥来讲都是一个新的挑战,市场团队、销售团队、产品团队、供应链团队,今年我们做出的事情是前面3、4年的总量。

解决沉重问题的办法,就是扩大人力。春节后到现在,研发部门已从400人迅速增至800人,而硬件部门的人手甚至是增长了4倍。由于办公区域有限,7月魅族将小规模的产线搬离了魅族大楼,并在深圳设立了研发部门,北京办公室也将扩建。

与此同时,魅族正在主动地吸引外部人才的加入,我们也想挖互联领域、电商领域,固然还有产品设计领域(的人才)。但对于可能的名单,白永祥并不愿意透露,只是提到了今年初开始的股权激励计划,大家的干劲非常足。事实上,负责市场的副总裁李楠就是白永祥进行面试的,而他的加入强化了魅族在市场推广上的力度。

谈黄章:他是极客 但也会妥协

外界总是愿意去揣测白永祥职务变化背后的故事,而对这些猜测中重要的则是其与黄章的关系。所有的缘由都源自那段黄章复出的视频里,白永祥并未出现。

问他缘由后,回答则显得轻描淡写。他说,刚好是春节后我回老家,回来的时候晚了两天。

谈及与黄章的关系,白永祥总觉得外界想的太神秘。我们就像朋友一样,在一起工作了十几年了,我们常常往地上一坐,就在那里喝茶。没有那么严肃,我们是非常随意,在喝茶的时候就讨论产品,还有很多公司的大事情。

作为黄章创业的草根班底,白永祥为黄章追求产品、不畏外界杂音的精神所感动,并称黄章具有分享精神。在采访中,另一个白永祥提到分享精神的人是阿里巴巴首席技术官王坚。后者为了阿里巴巴与魅族的合作,亲赴珠海与黄章和白永祥会面,分享了对云OS的理解。

聊到争执,白永祥并没有回避,肯定会有。他用了苹果前CEO乔布斯一次访谈中说过的话解释称,有噪音才会磨出美丽的石头。在黄总那里,我一直是属于比较固执的人,有时候固执到快有点要冲突的地步。这种冲突来自于两个人不同的背景。在产品设计上,黄章更像是一个极客,他总能提出很多天马行空的主意,而作为将其工业化生产的负责人,白永祥需要考虑的更多现实的问题。

MX4在窄边框上的设计就是在中争议下产生的。黄章提出要做到全球窄的边框,而白永祥所考虑的是工程技术上的挑战很大,以此带来的成本和次品率也很高。在市场竞争激烈的环境下,如果要做到如此的工艺,其成本和商业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。

这些事情有时候大家会不愉快,人总会有他的一些情感,终究也会达成一些妥协。但通常妥协多的还是白永祥。

对于黄章回归带来的改变,白永祥的评价是,这个改变少是积极的,可以说这个改变对十年后的魅族来说应该是一个伟大的改变。

谈变革:狼群环绕 不变不行

在外人看来魅族的改变有些突然,对白永祥而言,这一切只是顺理成章。

公司发展十年,外部的竞争格局可以说在剧烈变化。内部也有一些诉求,这个变化是应运了内外的需求。但实际上从公布内部员工持股计划开始后,魅族对资本的态度变得更加开放,而资本带来的好处:做大规模。

不只是用户的规模,产品本身亦是如此。机海战术是不是正确,一款机是否能够成功,我觉得不能够说一句话了断。白永祥坚信自己的产品观念没有改变,就算一年做多款,魅族对每一个产品的要求没有下降,只是未来会分成高端和中端两类产品继续推动。

但是,从年初到年尾,市场上对智能增速放缓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。与此同时,新的竞争对手不断涌现,魅族所要面对的远不只是小米一家,而是群狼环绕。

如何立足?白永祥的归纳看起来有几分逻辑。

,很多功能机用户依然存量很大,这个大家不能忽视。

第二,外国品牌弱化或退出,也留下了一些市场空间,典型的就是三星的量在衰减,他们好像不太适应中国,也显得力不从心。

第三,运营商的改变使得魅族这样的公司有更多的机会,因为魅族直接面对用户,在公开渠道有自己的品牌,对运营商的依赖性低。

第四,多年来奠定的产品口碑,产品软硬件整合的完整性和用户体验积累,会帮助你在进入抢份额的时候处于优势地位。

但对于海外市场,白永祥的思考并不多,他需要的仍然是巩固发展在国内的成果。与竞争对手小米大肆宣扬海外故事相比,白永祥其实不显得冒进。

至于投资方,白永祥依旧守口如瓶,只是说在明年初或将有明确的说法。但有业内人士告知腾讯科技,格力已出局,因为后者更偏向是一家传统的家电企业,跟魅族并不合节拍。

谈小米:没有家族特征

那些尘封的往事随着黄章回归再次被掀开。在与普通的魅族员工交谈时,他们会很忿忿地讲出当年雷军如何卑鄙地从黄章手中骗走商业机密。在他们的描述中,雷军是一个恶人,接近黄章看遍魅族的设计方案后,挥师北京招兵买马,终究小米在市场份额上超过了魅族。

由于黄章出现在办公室的时间并不肯定,腾讯科技只好向白永祥提起了这段往事。令人意外的是,白永祥平淡地讲,我们并不忌讳这样的话题。他会和黄章讨论小米哪里做的好,哪里做的不好,但是我们要坚持我们的产品做得比它好。

正如外界对小米的一向认知,在魅族高层的认知中,小米的市场一样被认可。但白永祥不太愿意评价同行。不过在腾讯科技的追问下,他还是以工程师的角度去谈论了小米的问题。MIUI做得还不够精美,(是)所有用户需求的一个杂烩,并没有类似苹果那样的精华。

不过,在他看来小米的问题是没有自己的家族特征。小米刚推出的时候,曾喊着没有设计就是的设计,但在后面却改变了这样的理念,小米2、3有模仿其他的痕迹,而小米4的风格又发生了改变。白永祥认为,找不到一种延续性这是一种病,是工业设计出现了问题。事实上,从的络谍照来看,小米下一代产品仿佛像极了HTC的设计,这又是一次改变。

对小米通过联发科方案推出的红米,白永祥表示:你必须承认,红米对小米的规模贡献很高,我们在这方面要做出我们的战略部署和思考。

与魅族仍在上稳步前进不同,小米的终端产品品类众多,小到随身wifi,大到智能电视,其正在建设一个完整的生态。但在白永祥看来,其核心业务如果发生了问题会影响巨大。因为小米业务的失败是没法通过其他业务弥补的。所以,魅族在其他产品上,更希望与其他企业的合作。因而,在魅族MX4的发布会上,魅族推出了智能硬件平台。

谈思考:变化太快 多筹谋当下

见到白永祥是下午3点。在办公室,他穿着很随意,办公室铺着地毯,所以要换上拖鞋。桌面上并没有摆放甚么产品样机,墙壁上也很整洁,并没有贴满产品路线图。交谈中,他提到近在看德国传记作家写的《爱因斯坦传》和苏格兰启蒙运动重要人物大卫?休谟的《人性论》。

谈及工作时间,有人说深夜工作的人效率特别高,比如我们黄总(指黄章),他们的思想可能比较深遂。但对白永祥来讲,工作时间是正向的节奏。每天争取晚上12点就睡觉,然后早上6点起床。清晨会去急速行走两公里,在家里做一些准备工作,才去上班。为了解释他的作息时间,他提到了库克和李嘉诚,后二者在他眼中都是6点起床的典型案例。

今年开始,虽然劳碌,但是白永祥又多了一个打高尔夫球的爱好。他会约魅族负责市场的副总裁李楠打球,还找了一个教练学习了三、四次。在身心舒畅的同时,白永祥也有所感悟:打高尔夫这种东西,任何人都不能随随便便成功。你不能乱来,你说随便弄,一定打不好。你肯定要仔细体会,仔细摆弄你的pose(姿势),听教练说,还要经过多次的体验,从中间得到一些学习。

也正因为此,在处理快速多变的市场时,业务大主管白永祥的原则就是,半年内的产品不能随便调整的。而对于未来,白永祥甚少提及。魅族要走上移动互联的道路,就需要有足够规模的用户,这个是我们宏观的方向。他和黄章在这方面有着一致的观点,就是更多地将思考放在当下。

不过,谈到错过的机会时,两三年前我们如果像现在这样走,那魅族就不是这样的魅族。这是对黄章回归的欢迎辞。

气滞血瘀型月经不调
气滞血瘀型的月经不调
治疗痛经吃什么好

猜你喜欢